玄燕

寶石:鑽石組、坦桑橄欖、黑幽
DC:alltim
刀劍:獅子中心/膝髭

【包鶯】還願文

其實是好不容易出現3:20,所以發毒誓如果是鶯丸來的話就寫包鶯文然後還是肉文..................結果鶯丸就來了




warning
此文為包鶯,渣男大包平有
童子切出沒注意,刀花也虛構注意
文章不合邏輯,這麼渣的大包平能把到鶯丸我也覺得不合邏輯(乾
大包平對不起
有肉 有肉 請小心

繁體字注意


如果都OK請繼續往下




















    對於大包平的到來,鶯丸比本丸裡的任何人都要感到開心。大包平走出鍛刀室的瞬間,就連笑得合不龍嘴的審神者也注意到鶯丸的表情變化:沒有被遮蔽的那隻眼睛在看到對方的瞬間,微微睜大透露著驚訝,而後欣慰地緩緩回復平日的樣子──但眼神流漏的溫柔卻連一旁的今劍的注意到了。

 

「鶯丸等你很久囉!大包平先生。」今劍故意拉著鶯丸的手對大包平大聲喊道,對方果不其然的把視線投了過來。感覺到握著的大手有些僵硬,抬首看見鶯丸慢慢地瞇起了眼,似乎在壓抑亦是在傾瀉甚麼。有點的蒼白的薄唇輕啟

「歡迎回來,大包平」

 

 

 

 

    作為日本東西兩橫綱的大包平實力自然不在話下,短短的時間已經可以和經驗豐富的刀們一起出陣新的據點。起初做為指導者鶯丸還會與大包平一同出陣,後來在大包平的經驗急速上升再加上鶯丸對於戰鬥並沒有特別擅長和執著,漸漸地鶯丸便退居後線,只會在大包平出陣前在門口交代幾句:不要橫衝直撞,要好好聽隊長的指令,甚至還被鶴丸調侃比燭台切更像媽媽。

 

    比起和鶯丸待在一起,大包平似乎更喜歡上戰場,每日總會和審神者申請出陣,由於比起其他早來等級更高的刀,審神者也會把出陣機會留給他。感覺兩人的相處與交談似乎從一開始鶯丸和大包平介紹這個時代後,就被出陣、遠征等等給剝奪掉,為了這件事今劍甚至跑去和審神要求下次抽房間是要作千讓兩人在同一房。

 

「大包平,又要出陣嗎?」天還未亮就看到床邊的人開始穿戴衣物

 

「是啊,說不定能撿到其他刀劍呢!和三日月一起出陣!」鶯丸知道比起撿到新的夥伴,在戰場上或的勝利才是大包平真正想要的,從三日月手上搶到譽才是他出陣的目的,啊,應該說從天下五劍手中搶到譽比較明確。

 

 

    最近因據點較遠需要在清晨出發,有時甚至深夜才會回來。一開始鶯丸總會等門,但往往會因為早上內番的粗活打盹,然後被歸來的的大包平嘮叨一頓。

在其他人眼裡這或許是撒嬌或者是擔心,但鶯丸卻在第三次被抱怨後就再也沒有等門了。

 

「大包平他啊,如果一直說同樣件事會很容易生氣的。」鶯丸摸了摸今劍的頭

 

「你不是想跟他在一起嗎?」看著笑而不語的鶯丸,今劍不明白,明明期待為甚麼卻不和對方待在一起呢?

 

 

 

    不知甚麼原因最近大包平感覺越來越焦躁,甚至擅自脫離隊伍破壞了陣行,本來就已經沒有搜索到敵方陣行,還因為大包平衝太快,一期一振為了阻止他,魚鱗陣硬生生變成逆行振,不巧的是檢非違使們偏偏又擺出雁型陣。一場仗打下來,縱使沒有碎刀但也只能無功而返。

 

「如果今天你單刷我才不想管,但陣行破壞每個人都會身陷險境你懂不懂?」手入房是一個非常適合說教的地方,只要審神者鐵了心不給手傳禮,聽長谷部十小時的教育簡直家常便飯。當事人大包平面無表情的聽訓,但眼神卻擺著不從;反而一旁正經危坐頭低到不能再低的一期一振更像是被罵的對象。


「連比你小不知道幾倍的大俱利都比你懂事。」

 

「不要扯到我。」

 

 

 

 

 

「對不起呢,大包平總是處處針對你」另外一間幫三日月手入的鶯丸露出了抱歉笑容。這場戰鬥大包平總會搶在三日月揮刀前把他的對手消滅,如果只是純粹搶功並沒有甚麼不好,但如果放著自己的對手不管而去攻擊三日月的對手,導致原本的敵人跑去別人背後捅刀才是問題的所在。很多人的輕傷的是因為這樣背後挨刀而來的,尤其負責幫大包平接手敵人的三日月擋特別多刀。這種明顯不讓對方拿譽的行為引起很多雜聲,但同為平安時代的太刀,同樣明白那人的執著,三日月並不想責難大包平或為難坐在面前的鶯丸,畢竟誰都知道大包平那從室町時代留下的執著,並不是幾句話就能撼動的。

 

「哈哈哈,的確是有點困擾呢!不過能和久為同輩競爭切磋也是個不錯的體驗啊!」

 

 

    這個危險的平衡終於在一場勝利下消失殆盡,在大包平斬下對面太刀的首級時,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與大包平共有東西兩橫綱的威名,卻享有他渴望卻得不到的天下五劍的盛名──童子切安綱。看到童子切的瞬間,三日月立刻暼像佇立在一旁的大包平。沒有憤怒,沒有憎恨,而是越挫越勇的氣息,卻讓三日月感覺更加不安。

 

    如果說大包平是與三日月並駕齊驅的五花太刀,身為六花太刀的童子切簡直是壓倒性的存在,幾場戰鬥下來即使有刻意想搶譽卻還是被對方輕輕鬆鬆地奪下,奪下的豪不在意。

 

「今天也是一如往常依樣強大呢!童子切殿。」


「那當然,好啦好啦快點回去吧!要回去告訴獅子王。」


「不是先通知審神者嗎?你會被長谷部罵的喔!」和其他人打打鬧鬧,並沒有甚麼特殊的架子,對只有自己一半高的短刀如此,對比他高半個頭的大包平也如此,不管其他人的想法,待人一致似乎是童子切的原則,但對大包平來說卻是格外扎眼。

 

 

 

 

    本丸的季節會因為審神者的力量而改變,冬天的夜晚除了冷風的呼嘯外沒有其他聲音。月亮傾瀉而下微光撒在溫暖的和室,原本應該沉睡的人卻突然睜開了雙眼,宛如夜間沉浮已久的野獸。大包平看著面前的背影許久,悄聲的抓起床邊的外衣往身上一披,站了起來

 

「這麼晚了要去哪裡呢?」正當大包平拉開紙門的瞬間,鶯丸的聲音也隨之響起,彷彿早已經察覺對方準備離去一樣


「我想去向主上進諫。」


「明天的出陣和遠征成員已經確定了,我們要去田當番。」想了想又補充道「主上已經讓你參與很多天的出陣,需要適時休息一下──」話還沒說完立刻被甩門聲打斷

 

「我不需要休息!」粗暴略帶沙啞的怒吼贏來的是短暫的沉默,鶯丸坐了起來

 

「……為甚麼這麼執著於天下五劍呢?」許久,鶯丸才緩緩地開口,語氣像是惋惜卻有更多的無奈「即使現在打贏了天下五劍,超越了宗近和安綱也不能改變已經寫下的歷史了啊。」


「那是武士刀們的最高榮譽啊!如果比他們優秀,就表示自己的價值勝過天下最好的五把刀。」

 

「不需要這麼在意大家的看法,你看安綱他──」


「區區的美術刀懂甚麼?」或許對於大包平來說,童子切安綱的名字是的禁忌般的存在,尤其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鶯丸才剛意識到大包平的腳步開始移動,下一刻已經被對方壓制在地,後腦傳來的劇痛讓鶯丸微微了皺了眉,但黃綠色的眼睛仍緊緊盯著大包平。


「刀,如果不在場上揮舞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面對如此沉靜的的鶯丸卻讓大包平更感憤怒,好像自己的堅持與理想在對方面前都是不值的一提,輕如鴻毛的小事。

 


 

 

 

 
 
 大包平因為實裝沒多久,多於人類情感還不熟悉,所以在這次的風波後才懂得愛人的感覺..............這樣的故事吧

大包平粉對不起了Orz

因為一直被屏蔽,所以貼原文


http://www.weibo.com/p/1001603862851054871434


plurk:http://www.plurk.com/p/l31lwq


http://paste.plurk.com/show/2202512/

我只能做到這樣了Orz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