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燕

寶石:鑽石組、坦桑橄欖、黑幽
DC:alltim
刀劍:獅子中心/膝髭

Protect


>OOC、超OOC、巨OOC!!!
>約第一集至第二集中間的鑽石組妄想
>鑽石組:黑鑽(Bort)x鑽石(Dia)
>沒潤稿,快速短打
>就是想看黑鑽獨佔慾爆棚(雖然也是為了描述月人那段打的(吃藥

保護

「Bort我可以幫你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簡直亂來

Bort憤怒地想,一手抓著Dia的肩膀,另一手抓著Dia兩條斷臂,急沖沖的往學校走去。在所有寶石中,除去Phos這種特殊顏色,閃亮的Dia一直是月人捕獲的首選目標。所以他們鑽石組有最強戰力,但同時也有最強魚餌
而Dia則是完美的利用這一點來戰鬥。最初他們看到黑點時,Bort對一旁的Dia說不要上前,自己提著刀往左前方跑去,好讓月人發射的箭矢不會波及Dia

!!

「Dia你在搞甚麼?!」本來逐漸轉向自己的月人們像突然像發現了甚麼開始逐漸背向自己,Bort這時才發現原本應該在原地待命的Dia竟然跑到了右側。月人的箭矢逐漸瞄準Dia,而後者並沒有要進攻的動作。Bort握緊手中的刀

沒問題,現在月人的高度Dia如果沒有助跑是躍不上去的,如果Dia開始助跑的話速度更快的自己也可以在對方跳躍前阻止他落入月人的雲層
然而對方超出的自己的預估,只見Dia正面接下所有的箭矢並用力的把它們全部回擊,並精準的打散了雲上的月人

尖銳的碎裂聲劃過Bort的耳邊,那不是月人碎裂的聲音,是更刺耳、更令人害怕的聲音──

寶石的碎裂聲

咬著牙,Bort利用月人重新拉弓的空檔一劍斬落了持盤者的腦袋,然而他並不像過往的習慣直接回擊剩下的月人,而是腳尖落地後攬著Dia的腰往一旁的丘陵跑

「Bort!」

「閉嘴!」

「不是,月人......消失了?」Bort立刻回頭,剛剛的斬擊應該不足以讓它們消失,撤退了?........不可能,應該是轉移地點了......Bort皺了皺眉,失去持盤的巨型月人,其他人對付起來應該沒有問題,眼下自己沒有心思繼續追捕,沉著臉抓著Dia的手臂檢查,果然剛剛那尖銳的聲響是雙臂已經出現碎裂的警告

「跟我回去找醫生!還有不准再使用那樣的方式戰鬥!」

「剛剛只是角度沒有調整,如果多練幾次──」

「就算調整完善,你的手臂頂多撐個兩三次攻擊就會碎裂!」

「可、可是,兩三次的時間就可以幫Bort爭取足夠的──」

「不需要你的幫助!」Bort對著哥哥吼道,良久,Dia失落的垂下頭

「這樣的攻擊不需要上前,即使碎了也不會馬上掉落到月人的盤中.......對方在草地撿拾的時間足夠Bort或老師趕來......」Dia清楚Bort的底線──不准自己陷入危險的底線──而折衷成這樣的作戰方式,卻仍然被Bort斷然拒絕

「你只要待在後面,必要時我會讓你回去找老師求助。就這樣。」後面的補充明顯表示Bort不想繼續這個話題,Dia也明白如果自己在堅持只會讓對方更生氣──不想讓自己的用處只剩下讓Bort生氣──Dia默默地咬了咬嘴唇,不發一語地走在弟弟身後

Bort不需要Dia再冒著危險就能贏局

Bort明白Dia知道這個事實,也知道對方討厭這個事實

他不會放棄而自己也不會讓步

戰場上的贏局對他們相處的來說是個平局

不,是死局

必須要有人先踏出下一步

不管是前進還是讓步

**************************

四周漆黑的沒有任何光線或色彩,宛如身為漆黑寶石的自己。身處在黑暗卻沒有失去光線的疲憊感,Bort把手搭在刀柄上,習慣性地對陌生環境緊戒著,冷靜的觀察四周。

「Dia!!」一聲驚呼劃破寂靜的黑暗,也劃破Bort理智的思緒。有甚麼事發生了,寶石並不需要呼吸,但Bort此刻卻覺得渾身難受,好像有甚麼力量壓住自己的胸口──一種說不出的緊張感。於是Bort迅速判斷出方位朝聲源趕過去。


他看到了

粉色的花瓣飄落,熟悉又厭惡的鈴聲,一排排的月人像是在歡慶又像是在祭祀。

空中四散閃閃發光的碎片與花瓣交錯而飄落,既美麗又讓人感到惡寒。最大尊的月人緩緩舉起手中的祭盤

Diamond──他最重要的寶石,失去了膝下雙腿與雙手無助的躺在裡面。月人們把彩繩一圈圈的綁在Dia癱軟的身體上,精巧的繞過大腿與臂膀並在胸口與後背雙雙交叉,在每一處交叉編織漂亮的結,黑色的衣物上那七彩的結既豔麗又惹眼。失去手腳的寶石早已沒有反抗能力,使那些彩帶完全沒有緊縛的效果,頂多只是裝飾的繩縛,隨著Dia無力地扭動掙扎而晃動,他曾經是那麼耀眼的存在,現在卻在層層的繩結下顯得脆弱又嬌小。

編織繩結的月人在系上最後一條緞帶時,噙著笑容向面前的寶石伸出慘白的手,從膝蓋下閃爍的切面撫摸蜿蜒至大腿內側的繩結,接著經過股溝往尾椎一路輕撫寶石的後背直至頸椎。繩結繞過Dia的嘴讓他無法說話,只能在月人撫摸自己顫抖的身體時無意識發出無助的嗚咽

這個趣味讓Bort感到作嘔

其他的月人緩緩地向祭盤聚集過去,每個人都握著Dia手腳的一部分碎片圍繞在祭盤周圍,在Dia驚恐的目光中笑著把碎裂的手腳托在臉龐輕輕的磨蹭著,宛如那是他們的所有物、戰利品,宛如那是──

沒有宛如了。

因為Bort已經無法在分析眼前的情況了,他的胸口已經沒有剛才的重壓,而是熊熊的怒火

一個箭步躍至盤前,一刀斬落所有圍繞著Dia的月人的腦袋,切開所有對Dia流露出獨佔慾的笑容

月人的箭矢像暴雨般打了下來,如果是以前的Bort會用頭髮或太刀來防禦,但此刻的他卻沒有任何防禦行為,而是擊碎所有月人


Bort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說些甚麼,有沒有吼出甚麼

他聽不到,因為此刻他腦中充斥著自己心裡憤怒的聲音,隨著他的斬擊聲一刀又一刀的在內心閃爍

你們怎麼想要帶走他!?

你們怎麼可以弄碎他!?

你們怎麼敢這樣對他!?

把Dia還給我!!

Bort踩著已經被水平劃開的持盤月人,朝捲曲在祭盤上的寶石伸出手

空中原本飄盪的花瓣與碎片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變成月人的殘肢,在四周緩緩散落

Dia沒事了

Bort把Dia抱在懷裡,讓自己的臉貼著Dia的

只要我在你身邊,你就會沒事了

漆黑的頭髮隨著Bort垂下頭逐漸垂落覆蓋住Dia,彷彿漆黑堅硬的緞帶一樣,一層層的保護、包覆自己所珍視的寶石

不要讓自己陷入危險,Dia

不要離開我身邊,Dia

不要........





Bort迅速的睜開眼,自己正靠在房間的花台上,Dia正好近來

「你剛上哪去了?」即使以自己的標準,Bort都感覺得自己話語有明顯的急躁

「?」Dia茫然地看著他「Phos在刮身上的水銀,剛剛去關心一下。畢竟那是我們中午放跑得月人」Dia輕輕地坐在Bort身旁,覺得平常一向冷靜的人現在特別躁動「Bort你沒事吧?休息時發生甚麼事了嗎?」

「沒事。」Bort不知道剛剛那個影像是甚麼,明明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記憶......不,Bort也絕對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Diamond

********************************

「Dia你在這等一下」早會一結束Bort就轉向整要離開的黃色鑽石「Yellow,我有點事想要私下問你」年長的寶石朝身邊的同伴眨了眨眼,與Bort走到陰影處

「那是夢境」聽完後對方給出這樣的結論

「會發生嗎?」整個對話中Bort只在等這個答案

「嗚.......聽老師說只有稱為預知夢的的影像才有機會發生......」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眼前的黑色寶石急躁的看向四周「怎麼了?」

「Dia趁我不注意私自出去了」




『老師說只有稱為預知夢的的影像才有機會發生......』Yellow的話在Bort的奔跑中不停迴盪

不,它不會發生

那種Dia宛如獻祭羔羊的夢境絕對不會發生


遠處傳來寶石的碎裂聲

又聽到那刺耳的聲音,和夢境一樣的聲音

尖銳的碎裂聲劃過Bort的耳邊,那不是月人碎裂的聲音,是更刺耳、更令人害怕的聲音──

「Dia!!」一聲驚呼劃破寂靜的草原,也劃破Bort理智。他知道那聲線──Phos的聲線

『不,夢是不會發生的,我會斬碎它』

Bort甩出漆黑的太刀,擋下所有飛向Dia的箭矢

『我會斬碎所有傷害Dia的東西──』

漆黑的頭髮飄盪在Dia身邊,宛如夢境中,漆黑的鑽石把鑽石圍繞、漆黑的髮緞一層層保護,包覆自己所珍視的寶石一樣

『──包括Dia的戰鬥意念』



黑鑽石移動了自己的棋子,不是讓步

鑽石也將移動自己的下一步

依舊不是贏局

畢竟

棋局不存在雙贏

END


Ps:黑鑽還是做了預知夢了:自己不管怎樣都會保護鑽石,即使是用代表黑暗的黑鑽的頭髮完全保護也不要讓小鑽受傷

而他們的關係棋局.......都下的超糟糕的
尤其是小鑽最近的棋步太讓人胃痛了.....

评论(5)

热度(55)